<th id="gmac1"><video id="gmac1"></video></th><th id="gmac1"><option id="gmac1"></option></th>
<code id="gmac1"></code>

    <strike id="gmac1"></strike>
    <thead id="gmac1"></thead>

          • 400-650-0717

          光大信托:逆势而行 主动迎接挑战

          发布时间:2019-05-20  

          基金开户在大力“去通道”过程中,管理22万亿元资产的信托业承载了不小压力,如何更好贴合实体经济发展,对于行业发展而言至关重要。加之资管新规落地带动行业主动转型,也让信托业身处新环境。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行业受托资产规模为22.57万亿元,与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25.61万亿元相比下滑了12%。不过,信托业资产规模降幅主要发生在2018年,今年一季度仅较去年末小幅下降0.96%。

          日前,光大信托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光大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达到5739.39亿元,同比增速21.24%,其中投向基础产业和实业占比最高,分别达到了31.43%和31.42%,服务实体经济力度持续提升;营业收入实现21.29亿元,同比增速为87.43%,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达到18.32亿元,占比86.05%,投资收益达到2.65亿元,占比12.45%;实现净利润11.17亿元,同比增速为112.04%,人均净利润279.86万元。

          如何逆势前行,光大信托总裁闫桂军给出了解答。

          在不同经济周期制定差异化经营策略

          “对于信托行业来说,2018年还是比较艰难的,外部环境发生的变化对整个行业的冲击很明显。”闫桂军坦言,去年资本市场、实体经济还有内外部的因素都对行业施加了不小压力。他介绍,按照去年整个同业的发展情况来看,也是两极分化的。一类公司还是继续延续了良好的增长态势,另一类公司则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

          金融机构发展得好不好,在闫桂军看来,关键看服务能力和水准是不是跟经济的内在诉求相贴合。经济发展是有周期的,经营金融业事实上就是在经营经济周期。好的发展周期有好的市场介入策略和资源统筹能力,而在风险裸露的调整周期,就需要打好内功防范风险,以风险防控为准则。因此,金融机构在好的发展周期和风险裸露调整期的经营策略是不一样的。

          “正是由于我们对市场趋势有一个精准的预判,使得光大信托这两年对资本市场业务接入谨慎,设置了较高的门槛并实行多重的一票否决制。去年的资本市场,无论是债券,还是权益投资的矩阵,光大信托都没有涉及,而这就是我们跑赢市场非常重要的原因。”闫桂军说。

          如何对市场趋势进行准确的预判?闫桂军告诉记者,这需要对政策和市场的敏感,要研究政策和市场。同时,政策的红利会转化成市场的表现,所以光大信托一直坚持政策驱动和市场驱动这两个驱动因素并行。“所以我们才能在每一轮周期性调整的时候,基本上都能把握住周期调整的力度,精准地研判出市场发展的拐点,让光大信托总体经营状况保持健康稳健。”

          资管新规下信托业面临多重挑战

          2018年4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开启了大资管行业统一监管新时代。对于去年的信托市场而言,资管新规的落地执行无疑是一场“重头戏”。

          总的来说,闫桂军认为,资管新规加剧了资管行业的竞争,信托业需要面临来自证券、基金、保险等行业的激烈竞争,行业牌照优势被弱化,在具体监管上也趋严。

          首先,资管新规的核心思想,是想按照公募的模式去规范整个资管行业的基本框架跟经营准则,但作为资管行业主体的信托行业是一直恪守私募的模式。“如果按照一个完全公募的模式去规范信托这个本源上是私募性质的行业,我个人觉得这对信托业的挑战和压力是比较大的。”

          其次,严格意义上来讲,目前我国信托呈现出销售型的发展模式,而不是受托型。资管新规发布之后,商业银行资金开始回表,投资非标业务也受到限制。与此同时,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还没发展到能够按照信托本源的模式去筹集资金,进行资产配置,依旧是按照先依托银行筹集资金再销售的模式在发展。这就导致过去资金主要源自各大商业银行的信托行业,在去年出现资金大幅度的减少和萎缩。

          第三,信托在净值化管理方面也存在较大挑战。虽然可以按照摊余成本法对固定收益类的资产来进行核算,但摊余成本法的核心是必须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财务核算IT系统,能够不间断进行估值、分析。而对于信托投资的股权、PE而言,目前既没有相应的会计准则和实施细则,同时对智能化财务核算IT系统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虽然在资管新规后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提出,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可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以摊余成本进行计量:资产管理产品为封闭式产品,且所投金融资产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的并持有到期;资产管理产品为封闭式产品,且所投金融资产暂不具备活跃交易市场,或者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也不能采用估值技术可靠计量公允价值。但总体来看,范围还较小。但闫桂军认为,固定收益资产不同于权益资产,需要针对不同金融资产采取不同的估值模型和核算方式,高盛、黑石作为全球知名资管机构,实践中他们内部不同的资管产品也是采用差异化的核算方式。所以,在实施资管新规中,到底要如何针对金融资产进行分类管理,而这也是第四个挑战。

          第五,需要调整相关的监管政策以及法律制度,让配套的法律环境更加完善。例如对于《信托法》的修改,事实上此前已有不少人士都在呼吁统一监管标准、构建公平竞争环境,这其中也包括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就表示,2001年10月开始施行的《信托法》中部分条款已相对滞后,不能适应行业快速发展的趋势,建议全国人大尽快启动信托法的修订工作。

          虽然挑战重重,不过从另一方面讲,新规的颁布也促使各家信托公司积极开展全方位创新与转型。“这将推动信托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闫桂军说。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信托讲堂
            400-650-0717


          彩票816app-官网|A爱彩